裴宴朝着郁棠笑了笑,道:“因而我觉得,与其让李家呆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,不如就让他们呆在临安,我们也能随时帮衬他们一、二。你觉得呢?”

裴宴和周子衿都没有说什么。

她道:“你有空吗?浴佛节过后你们不立刻回桐庐吗?”她想到徐小姐什么都敢问她,她也就大着胆子问徐小姐,“杨三太太回乡做什么?她的事办完了吗?”

可他这脾气也太容易吃亏了。

郁棠瞥了徐小姐一眼,冷冷地道:“我又不准备离开临安城,有没有你有什么关系呢?”

郁棠在心里庆幸。

杨三太太摇头,做了决定:“这样不好,不能让你担这个名声。”

听这声音他就知道,多半是六岁的裴红在院子里和小厮们玩耍。

徐小姐卖关子:“你等着瞧好了。”又怕裴宴责怪郁棠,道:“等会若是裴遐光问起,你就说是我要你带我来的,听我说有要紧的事,你才带我过来的。”

裴宴的心情极好,就算顾昶无礼地反复打量他,他也没有发脾气。

裴宴心中顿时生出些许的暖意来。

徐小姐卖关子:“你等着瞧好了。”又怕裴宴责怪郁棠,道:“等会若是裴遐光问起,你就说是我要你带我来的,听我说有要紧的事,你才带我过来的。”

徐小姐怎么能让长辈担了这样的名声。她忙道:“还是说我不舒服好了。”

第二百一十五章 突至

因此心里琢磨着,等到有了白杏的消息,再把她买过来也不迟。

徐小姐笑着点头,道:“那我以后也跟你家里人一样喊你‘阿棠’行吗?”

杨三太太颇为意外,顿时对郁棠高看一眼:“没想到,她一个小门小户的姑娘家,居然有这样的胸襟和雅量,可见女子出身是一回事,见识又是另一回事。这姑娘能交!”又道,“她订亲了没有?”觉得这样的姑娘若是能嫁到她家或是黎家、张家都是不错的。

裴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道:“是我鲁莽了!”

裴家刚和顾家联了姻,顾家的姑娘嫁的还是裴家的长房长孙。

他回答顾昶道:“所以准备给恩师写封信,请他老人家出面,看能不能保住李家的名声。”

但能和徐小姐玩得好,应该不会如此才是。

言下之意是指裴宴帮他们帮到哪一步才算是达到他们的目的了。

有影响力的人一举一动都会格外被关注。

徐小姐道:“殷明远和你哥哥也有些私交。”

裴宴想想,觉得自己挺有道理的。

郁棠警惕地看着徐小姐:“你在哪里看见的我和三老爷?三老爷还踢了香樟树一脚,不可能吧?”

这是要请她们去见裴老安人。

既然陶清不提了,裴宴也就不说了。

裴家到底有多少生意呢?

别人家都是外嫁女不管娘家的事,殷家,全都颠倒了。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情圣2016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