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下列地址立刻进入女主播门

Click on the small domain, immediately send you a big surprise.


请进入我们最新域名:地址1

  “不行。”

  他冷笑一声:“关你屁事!”

  贺子行看了那个女警一眼,才转向萧陟:“久哥,晚上吃什么?”

  本是想推开身上的人, 却意外感受到他胸腔中鼓动的心跳,剧烈、蓬勃,如擂鼓般击打着他的掌心,把这种震颤传递到全身。

  萧陟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——是自己做过准备了吗?竟然真的是愿意的……

  前襟一直到小腿,露出纯黑的高筒靴,后摆则一直垂到地上,拖了足有半米长。上台前,萧陟但凡要站起来,就要有两名工作人员帮他托着下摆,以防洁白的毛皮沾上灰。

  贺子行一直盯着他的神色,牙齿和舌头无意识地折磨着自己的嘴唇。

  钱老板奇怪:“我什么时候装杀毒软件了?”

  郑渠“哦”了一声,果然没再问。

  “什么娱乐?”萧陟轻飘飘看了他一眼,没敢做任何妄想。

  可是他也不知道了,因为他自己也变得好热。

  郑渠让贺子行把这段视频先拷贝出来,然后又让他来回播放了几次,画质太差了,让郑渠和陈鑫频频摇头,“得找技术部处理一下。”

  萧陟一噎,忙要辩解,就见贺子行哈哈大笑:“骗你的!这么容易上当!”笑得分外开怀。

  过了一会儿,萧陟又过来了,这次却没看他,而是直接经过他,进到火锅店里。

  “你猜我怎么知道的?”贺彩玲关上水管, 一脸八卦的坏笑,“那棒槌问我女孩子穿什么颜色的睡裙最好看。我说他这个抠门儿最近怎么老想着歇业, 敢情是追女孩子去了!你看他成天闷葫芦似的,结果还挺有效率, 这才几天啊就到了能送睡裙的程度。我就问他, 得告诉我女孩儿长什么样啊?高矮胖瘦、肤色深浅, 我才能选合适的颜色对不对?然后他就说, 个子很高, 腿特别长, 皮肤特别白,长得特别好看。我的妈呀, 这人怎么吹起牛来也不打草稿的,人家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能看上他?”

  萧陟突然想起钱平山最后那个眼神,带着满足与泰然。这个男人, 尽了他最大的努力。

  萧陟深吸一口气,双手托住他两条大腿,俯身在他唇上温柔地舔吻,两人光裸滚烫的皮肤完全挨在一起,摩擦出灼人的温度,快要把整条魂儿都烧晕了。

  付萧收敛了一下脸上的怒气,朝他点了下头,也没有用厕所,直接又出了洗手间。

  Lanny把手从萧陟嘴唇上拿下来,站到萧陟身侧。

  萧陟在一旁冷眼看着,钱老板只跟警察说是对方挑事,自己没动手,张龙跟萧陟都是来劝架的。说到钱平山时,却换了种口气,说他店里这伙计脾气不好,也是一时没控制住才伤了人,并非有意。

  萧陟朝他展颜一笑,“放心。”然后转身大步向店内走去。

  Lanny哆嗦着嘴唇去亲他的嘴、脸和眼睛,又捧着他的脸仔细看着,像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  贺子行轻轻碰他肩膀,“久哥,再量一下温度吧,要是还热就用个药。”

  只是亲吻而已啊……

  萧陟这样的人,什么外伤没见过,却被这半碗热粥吓破了胆,当即冲过去扒开他衣领,莹白无暇的半个肩膀被烫得通红。也不知这粥是怎么熬的,竟然那么烫,衣服被扒开时已经起了一片小水泡。

  陈行之闻言一愣,盯着他看了好几眼,才说:“谁让你老是拧着眉、板着脸呢?本来长得就凶,还老瞪眼,她们是怕你。”

  Lanny仰着头定定地看着他,拿气声问他:“你的任务是什么?”

  萧陟蹲下/身看着悠悠转醒的张龙,然后问贺子行:“怎么是他呢?我以为是钱老板。”

  “看着我,好吗?”

  贺子行定定看他半晌,被这双深邃黝黑的眸子盯着,又有些奇怪的记忆涌上来,这是他第一次在清醒时看到梦中那个人……竟然在这种时候出现幻觉?

请大家记住我们最新域名地址2


Ctrl+D 保存到您的收藏夹,方便下次访问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
You can see this page that you just entered the domain name is about to be unable to access, please remember the above the latest domain name.